秦腔五台会兄伴奏–李志翔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193707.html
人 物杨延昭——二花脸 杨延景——须 生老 僧——末 角
[幕启,荒野暮景,一声马嘶过后,杨延景内唱。杨延景:(内唱尖板)彩凤出笼飞满天,(背骨匣催马上)(转唱塌板)蛟龙入海谁敢拦。天波府我奉了太娘差遣,(转唱二六)寻找父骨去北番。昊天塔四处都寻遍,幸喜寻得父骨还。行走只觉天色晚,(抬头望)红日已经落西山。(向四处年)前无村庄后无店,该在何处把身安?(转唱散板)紧催战马把路赶,见一寺院在山前。(齐板)来此乃是五台山,五台山。嗯,正好在此借宿一晚。门上哪位师父在?[杨延景左手三叩门,老僧由下场口上场。老 僧:(念)山门不封锁,单等降香人。(白)客官稽首了。(行单佛手礼)杨延景: 稽首了。(拱手还礼)老 僧: 客官到此何事?杨延景: 我乃远方客人,行此天晚,想在贵寺借宿一宵,明日早行,望求师父行个方便。老 僧: 庵观寺院,来人有份。待我与你牵了坐马。杨延景: 多谢师父! [僧引景走圆场至下场口拴马;二幕启,二人同入禅堂。老 僧: 客官吃用什么?杨延景: 已在前边用过,不劳师父!(打躬)老 僧: 客官就在这里安歇。杨延景: 是。(拱手)老 僧: 噢!我有一徒儿,脾气不好,千万莫要惹他!杨延景: 知道了。师父请便。 [景送僧由下场口下,转身进禅堂关门;解父骨置香炉前叩头,遂由下场口下。杨延昭:(内唱大起板) 五台山出了家落了发当了和尚,(上接唱尖板) 天波府作别了年迈的妈妈。(念诗) 愤恨奸贼火性发,脱去战袍换袈裟。 不愿在朝陪王驾,五台山上出了家。(白)洒家五郎杨延昭。父子投宋以来,可恨潘仁美奸贼,处处暗害我杨家。 只因金沙滩一战,可怜我众家哥弟,走的走了,死的死了。唯有我五郎,一 怒之下,以在五台山上,当了一名和尚,今乃三六节日,山下有得牛羊大会,是我清晨瞒哄师父不知,下得山去。众家施主见洒家下山,他们与我出的是大块子肉,喝的是满碗子酒,将洒家喝了个醺醺大醉。哦,这般时候,观见天色不早,待我回上寺院,就此走走!(醉步圆场,至中场列“降龙”、“伏虎”、“长眉”、“剥肚”罗汉势)(唱带板)父子当年战两狼,(转双锤)拔牙虎口排战场。我的父李陵碑前把命丧,七弟一百三箭亡。(白)哎嗨哟!是我一步来迟,师父已将山门掩上,待我上前叩门。师父开门来,弟子我回来了。开门来,弟子我回来了。呔!连叫数声不应,待我打了进去!(踢门,老僧上)哎,哎师父。(合十打拱)老 僧: 我弟子。杨延昭: 哎!(作呕吐状)师父!老 僧: 清晨起来你向哪里去了?杨延昭:师父!是我清晨起来,瞒哄师父不知,下得山去。众家施主见弟子下山,他们与我吃的是大块子肉,喝的是满碗子酒,将弟子我喝了个醺醺大醉!(醉颠步后倒)老 僧: 这是弟子,你我出家之人,以后少贪五荤才是。杨延昭: 弟子我记下了!老 僧: 待我搀你以奔禅堂。杨延昭: 多谢师父!(僧搀昭醉步踉跄而行,突听战马嘶鸣,将昭从醉意中惊醒)师父,寺院内哪来战马之声?老 僧: 山下来了一位客官,借咱寺院寄宿一晚,待到明天就拉马走去。杨延昭:(惊疑地)啊?!(背供)莫非是潘仁美奸贼差来细作,打探俺五郎的消息不成?(面朝僧)师父,诚恐他来路不清,去路不明,待弟子打发他下山!老 僧: 你脾气不好,你莫要去!(拦挡)杨延昭: 你莫要管!(推僧后退,又合掌拱躬)哎,阿弥陀佛。老 僧:(无可奈何地)我弟子,既要前去,宁须小心。杨延昭: 弟子记下了。(打拱)

老 僧: 阿弥陀佛。(转身,下场)

杨延昭:师父走了,待我奔上禅堂走走!(小栽步圆场,踢门转身靠桌)嘿!这一 壮士,你从哪里来,要往哪儿去?细对洒家讲说一遍,我好打发你下山!(杨延景由下场口上)呔!连叫数声不应,洒家的皮拳下来了!(昭举左拳要打,景出右手架住)杨延景: 咦,这,噢,哈哈哈哈……(同收势)杨延昭: 嗯,壮士发笑为何?杨延景: 有道是,出拳不打笑脸人。杨延昭: 哎哎哎,说得好,好一个出拳不打笑脸人!(打背拱)观见此人好像我那六弟,又不像六弟。嗯,我自有主意。(转面对景)这一壮士,你从哪里来,要到哪儿去?杨延景: 我从大宋朝来,要往大宋朝去。杨延昭: 哦,怎么说你是从大宋朝来?杨延景: 正是。杨延昭: 你既从大宋朝来,洒家今天要盘你!杨延景: 哦,你盘我什么?杨延昭: 大宋朝有一天波帅府,你可曾知晓?杨延景: 你且稍站!(背供)这一师父突然问到天波帅府,当年我那五哥以在此地落发,莫非是他?嗯,我自有主意。(面对延昭)你不要盘我,我倒要问你。杨延昭: 嗯,你问洒家什么呀?杨延景: 大宋朝有一天波帅府,你可曾知晓?你可曾知晓?你可曾知晓?(向前逼问地)杨延昭: 我焉有不知,嗨,我焉有不晓啊!(唱塌板)大宋朝有一个天波帅府,杨延景: 里边住着何人?杨延昭:(接唱) 天波府住的是姓杨之人。杨延景: 那老儿?杨延昭:(接唱) 那老儿令公金刀手,杨延景: 老太婆?杨延昭:(接唱) 老太婆她称佘太君。杨延景: 所生几男几女?杨延昭:(接唱) 所生下七男并二女,(上板)杨延景: 住住住了!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天波帅府有八男二女,却怎么言下七男 二女呢?杨延昭: 哎,壮士!(转带板)杨八郎本是收来的。

杨延景: 我来问你杨大郎?(逼问)杨大郎?哎,杨大郎?杨延昭:(喝场)我、我、我的大兄长啊!同胞兄!大兄长啊!(转紧带板)杨大郎身替宋皇上,杨延景: 杨二郎?杨延昭:(接唱) 杨二郎钢剑刺胸膛。杨延景: 杨三郎?杨延昭:(接唱) 杨三郎马踩肉泥浆。杨延景: 杨四郎?杨延昭:(接唱) 杨四郎失落在番邦。杨延景: 我来问你杨五郎?杨延昭:(捶胸顿足地)这、这、这这这……杨延景: 我来问你杨五郎?(快速)杨五郎?(看昭)杨延昭:(喝场)我、我五郎好惨啊!好、好惨的五郎啊!哎,好惨的五郎!(唱带板)杨五郎五台山上为和尚,杨延景: 杨六郎?杨延昭:(接唱) 三关口镇守的杨六郎。杨延景: 杨七郎?杨延昭:(接唱) 杨七郎高竿一命丧,杨延景: 杨八郎?杨延昭:(接唱) 群羊阵失落了杨八郎。(紧留板)杨延景:(游弦中再问)这一师父,杨家大小事儿你一概皆知,我来问你,你是何人?(看昭)杨延昭:(接唱) 要问我的名和姓, 我本是出家的杨五郎。(作高势,倒看延景)杨延景: 啊!(倒翻身,前弓后箭磋步,右腿跪地)(接唱) 听说来了我兄长,珠泪滚滚洒胸膛。你把我当成哪一个,我本是镇守三关的杨六郎。(紧留板)杨延昭: 哦,怎么说你是杨六郎?杨延景: 是为弟。杨延昭: 同胞弟。杨延景: 五哥。昭、景:(同时)哎哎——(喝场)同胞弟(五哥)!杨延昭:(唱浪头带板) 五台山我见了六弟面,昭、景:(同喝场)杨六弟(五哥)!同胞弟(五兄长)!哎!六弟(五哥)呀!杨延昭:(接唱) 怎不叫人心痛酸。只说今生难得见, 五台山上又团圆。(齐板)(白)六弟请起!(二人拭泪)杨延景: 五哥请起!(二人起立站定)杨延昭: 这是六弟,你不在天波府侍奉太娘,来在五台山上为何?杨延景: 为弟奉了太娘之命,去到北番搬请父骨!杨延昭: 哦,父骨可曾到手?杨延景: 倒也到手。杨延昭: 现在哪里?杨延景: 随着弟来!(延昭接父骨,转身磋步)杨延昭:(压白)尊、尊堂父!老、老爹爹!啊唉!(唱尖板)杨五郎见父骨泪流不断,(喝场)尊、尊堂父!老、老爹爹!(将父骨立桌上叩拜)(唱) 好一似钢剑把心剜。转面我把六弟唤,听愚兄把话说心间。(砸板)(白)这是六弟。杨延景: 五哥。杨延昭: 你我将父骨转奔后禅堂祭奠一番,再将家缘之事与兄讲说一遍,明日愚 兄好送你下山。杨延景: 五哥请!杨延昭: 六弟请!(二人同拱手介) [延景抱起父骨,二人亮相;起唢呐尾声曲牌。[列锤中倒身,二人并肩下;幕徐落。—— 剧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