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剧《刘墉下南京》出北京放罢了大炮六声伴奏–孙祥雨

https://www.99banzou.com/product/140230.html

出北京放罢了大炮六声

老干娘三声我的那个又三声

非也是的老干娘三声大炮

她给她的干子刘墉助助威风

都只为西凉夏国无宝进贡

他只把金银蛤蟆进到了大清

乾隆主不爱宝打下了金殿

这件宝流落到养老宫

临出京国母娘赐于给我

他言说 我的孩儿吶

到南京若是没有好和歹

一笔咱勾销来无有话明

到南京若是有这好和歹

把蛤蟆摁本到水盆中

嘎哇嘎哇叫几声

南京叫北京听

国母娘养老宫院得知情

不分昼夜发大兵

想害刘庸我万万不能

我在此那个凉纱轿那个用目睁

我上下打量南京城

高楼只把低楼衬

瓦缸岩前衬海清

也有这老还有这少

还有这二八那个女花容

南京城大大小小

老老少少一个二个

都不错

可是有一件这男女混杂

大礼好不通

这要是在我那个北京的地

三王爷一时也难难容

不管吧 别问啦

咱不管别人那个闲事情

南京城坐够了三年整

回北京我还是

王爷来称

凉纱轿我这用目睁

自己打量自己刘墉

在北京

我坐的八抬八挂

有名的轿

到南京

却换来凉纱轿一程

在北京

出相府带来

三十六名大校尉

到南京

却换来三班牙皂兵

在北京

出相府先放的九声炮

到南京

至如今没放炮一声

在北京

枪刀剑丌一一摆

到南京

一堆皮剌粪淬弓

在北京

五色匝旗风摆动

下照着王爷候转宫

到南京

上打一把绿凌子伞

下照王爷四品卿

唉 唉

如今落个府江宁

降罢香莫把别处去

随老爷回到府江宁

这人马哄哄往前涌

刘三秀差了级我去坐南京